顶部广告


今日头条
文章附图

  随着天然气在全球的走红,液化天然气(LNG)的应用领域也日渐广泛,如今,LNG甚至带动了造船业的产业革新。  ...

文章附图

   LNG作为一种低排放且相对具有成本效益的未来商用船舶燃料,催生了造船业的开发浪潮。正如同柴油机车迅速取代了...

文章附图

在国务院出台的《中国制造2025》规划中,液化天然气(LNG)船作为高技术船舶被特别点名。为促进我国船舶工业结构调...

文章附图

节能、低碳是未来全球航运业发展的大势所趋。近日,由DNV GL 联合现代重工(HHI), GTT和船东Gaslog...

文章附图

前几年,受益于高油价的推动和环保意识的不断提高,LNG得到热捧和追逐。由此带来整个上下游产业链的快速发展。正所谓,...

新闻详情

澳大利亚将成为全球最大LNG出口国

来源:中国船舶网浏览数:56 
澳大利亚将成为全球最大LNG出口国_中国船舶网_www.chinaship.cn

当矿业的光环在逐渐消沉暗淡时,液化天然气(lng)给澳大利亚带来了新的生机。

国际能源署(IEA)在最新发布的中期天然气报告中预计,到2020年时,全球液化天然气出口能力将增加1640亿立方米,较现有水平增长40%。

在新增供应量中,澳大利亚将贡献逾四成,届时澳大利亚将超越卡塔尔,从目前的第四名跃升为全球最大LNG出口国。美国将贡献35%的新增供应量,贡献率排名第二,该国在全球LNG出口国排名中将位居第三。

事实上,汇丰银行此前亦在研究报告中预测,澳大利亚将在2018年成为全球最大LNG出口国。2015年-2016年,澳大利亚LNG出口量将增长70%,未来三年年均增速有望达到42%。LNG还很可能将超过煤炭,成为澳大利亚仅次于铁矿石的第二大出口商品。

咨询公司Accenture则在一份研报中表示,LNG的出口将在澳大利亚2020年的国内生产总值(GDP)中贡献420亿美元。而该国2014年的GDP初值约为1.6万亿澳元(约合12385.60亿美元)。

澳大利亚LNG猛然发力,主要得益于该国七个已经或即将投产的大型项目。其中,英国天然气集团(BG)的昆士兰柯蒂斯(Curtis)项目已于2014年底投产;澳洲桑托斯公司的Gladstone项目、Origin能源公司的亚太项目,以及雪佛龙的Gorgon项目将在今年投产;日本国际石油开发株式会社(Inpex)的Ichthys项目和雪佛龙的Wheatstone项目将在2016年底前投产;而壳牌的Prelude项目预计在2017年投产。

不过,上述项目中的大部分都已超出了预算。美国油气行业新闻网站Rigzone报道称,Origin能源公司首席执行官Grant King表示,“这些LNG项目平均成本在250亿美元,雪佛龙的Gorgon项目甚至可能会高于500亿美元。”这些耗资巨大的LNG项目将在未来两年相继投产后,为投资者带来丰厚回报。

不过,澳大利亚LNG的未来也并非畅通无阻。虽然产量即将迎来爆发式增长,但国际气价的不景气也很可能让这一切陷入尴尬困境。

5月的LNG现货市场显示,亚洲LNG价格已跌破7美元/100万英国热量单位(BTU),这是2011年3月福岛核事故迫使日本关闭核电厂以来的最低价。目前LNG的价格大约是去年最高价20美元/100万BTU的三分之一。

美国是澳大利亚称霸LNG市场最大的“拦路虎”。一方面,美国将在今年下半年开始对外输出LNG;另一方面,仍然进行中的页岩气革命引发的产量井喷,一旦流入国际市场,局面将由以往的供不应求转为供过于求,这将进一步拉低国际气价,从而对澳大利亚形成正面冲击,其生产成本亦将接受考验。

雪佛龙澳大利亚公司总经理Roy Krzywosinski对表示,澳大利亚LNG面临两大挑战,一是要制定适合的政策以吸引下一轮投资,这将涉及1000亿美元的经济利益;二是要加强国际合作,在非竞争性领域和他国共享利益,并降低成本。

澳大利亚LNG主要出口到日本、中国、韩国和印度,其中日本占比最大。2014年日本LNG进口量的21%来自澳大利亚,比卡塔尔和马来西亚的还多。BI的一份分析报告显示,到2017年,澳大利亚或将在日本LNG进口量中占比达37%。

福岛核电站事故后,日本进口大量LNG用于发电。自从去年第四季度LNG价格开始下跌以来,尚无一艘装载LNG的货船从欧洲来到亚洲。

中国不仅是澳大利亚LNG的最大消费者之一,还是积极的投资者,其中主要有“三桶油”的身影。

昆士兰柯蒂斯项目是中海油参与的首个海外LNG项目,涵盖上、中、下游全产业链,也是中国海外首个世界级LNG生产基地。

2010年和2013年,中海油旗下的气电集团先后从英国天然气集团(BG)手中,获得了后者在该项目上游资产的25%权益和中游液化厂第一条LNG生产线50%的权益,成为第二大项目权益和投资方。通过该项目,中国可直接获得长达20年360万吨/年的LNG资源供应。

而在此前,中石油亦从澳大利亚矿业巨头必和必拓手中,收购了布劳斯天然气项目部分股权。中石化则与澳大利亚太平洋液化天然气公司签署液化天然气购销协议,从2015年开始,中石化将每年从该项目采购430万吨的液化天然气,共为期20年。